Visit The Collection

1912年法國駐中國天津士兵致友人明信片

Uploader: NIKKOLast Edit: 2016-12-22
Basic Information Category: Stamps & Postcards Subcategory: Postcards (Cancelled) Year: 1912 CE Century: 20 CE Country of Origin: China
SpecificationLength: 8.9 cm Width: 13.95 cm
Description
這張明信片應該是1912年由法國遠征軍第2旅(Réserve de Chine 2ème Compagnie)派駐在中國天津的士兵寄給他友人的信件,可惜的是這張明信片只是該信件的第二頁而且也不是實寄封(無收件人及地址),所以很有可能這張明信片是跟其他部分一起用信封裝起來郵寄出去的。

這張明信片的封面是法國在越南東京(Tonkin,現今的河內)的兵營照片。當時法國派駐在越南東京的軍隊只有第9殖民地步兵團(9e régiment d'infanterie coloniale),所以這建築物很有可能是屬於第9殖民地步兵團的兵營。說起來在越南的法國殖民兵團跟台灣也算是有一段淵源的。早在1873年開始,法國的殖民軍團就已經跟劉永福的黑旗軍打得昏天黑地。這位劉永福就是後來台灣民主國的第二任大總統(他在越南的上司唐景崧為第一任總統,不過才當了十天就逃回中國了),他當年在越南所帶領的黑旗軍屢敗法國,一直到中法和談才受命撤退回中國,不過黑旗軍的威名也因此在歐洲聲名遠播。畢竟劉永福為太平天國出身還自立為王過,清朝政府對黑旗軍也頗為忌憚,所以一直把劉永福冷凍在邊疆地帶。直到1894年甲午戰爭時,朝廷才又派遣劉永福重編黑旗軍前往台灣協防。筆者真佩服當時歐洲人在亞洲的情報水平居然可以辨認出當時台灣民主國的骨子裡是劉永福帶領的黑旗軍,看來劉永福向當地民眾徵稅並自立為王的個性早在越南的時候就有跡可尋了。這也就是為什麼直到今日,台灣民主國的郵票在歐美拍賣都會被冠上「Black Flag (黑旗)」的標題,因為在歐洲,劉永福的黑旗軍遠比台灣民主國這稱號還出名啊。

在明信片的封面上還有被寫上法國遠征軍第2旅1912年一月至三月的字樣。這批法國遠征軍其實就是在義和團運動之後,法國為了保護其在遠東地區的租地而派駐的軍隊。不過很明顯地寫上法國遠征軍第2旅的筆跡跟後面寫信的人不是同一個,所以我們也只能猜測背後的寄件人也是同屬一單位,而也許當時書信內容要經過該單位的檢查簽名也說不定。當時正逢滿清政府被中華民國推翻之時,該明信片封面正好貼了一張蟠龍半分郵票及蟠龍宋字加蓋中華民國三分郵票,不過所銷的1912年天津戳並非真正的郵戳。有可能這張明信片是被刻意貼上兩張不同政府的郵票並銷上自製戳來留作紀念。不過讓筆者困惑的是偽造這拙劣天津郵戳的動機為何呢?這明信片是購自歐洲同一大批明信片中的其中一張,而且信件內容皆符合歷史考據。俗話說賠本生意沒人幹,有哪個歐洲笨蛋會把未銷戳的蟠龍新票貼在一張不起眼的明信片加上了自製戳,然後賤價賣出?畢竟蟠龍新票要錢,刻個假郵戳也要成本啊!筆者以為當時在天津租界的店鋪很有可能有提供天津字樣的戳給想要製作原圖卡(Maximum card,又稱極限卡)的人自行加蓋,當然這種戳跟在捷運站蓋的旅遊紀念戳一樣,只有個人紀念價值吧。

信件的內容是法文,節錄如下:「…les effectifs ici, mais cela n’a rien d’officeiel. En tout cas si quelqu’un s’en va ce doit être les plus anciens à partir, et alors comme je suis du dernier détachement qui est arrivé ici, j’ai beaucoup de chance de faire mes 2 ans ici. C’est un peu triste ‘les Chinoises ne veulent pas nous voir, pas moyen, d’en [euchancey] une qui en vaille la peine mais à part cela on est pas mal, surtout moi qui ai une place pas ordinaire et qui a fait tant de jaloux. Il y’en a un (sergent) qui en est entré à l’hôpital et qui est maintenant avec sa poupée à Rochefort et Bordeaux」。其中文的大意是:「… 數字在這裡,不過那並非正式的。如果有任何人想要離開,一定是那些在這邊待最久的,而且我是最新一批到達這裡的,我算是非常幸運地被派駐到這邊兩年。有點令人難過的是那些中國女孩拒絕見我們,完全無法[把妹](譯者按:此字不明,不過應該是當時追女孩的時下用語),不然排除萬難也值得試試看。但除了那以外,其實這邊還不錯,而且我的職位很特別,很多人可嫉妒的呢。之前有一位軍官進了醫院,結果現在他在羅什福爾及波爾多跟他的女友在一起。」。從內容可以得知,當年的法國遠征軍派駐殖民地的任期為兩年。這位軍人應該是寫信給友人不是寫信給家人,不然不大可能會提及追女仔的事情。有趣的是,當時的中國女孩似乎是不大搭理外國人的。比起現在崇洋媚外的亞洲女孩,當年的中國女孩的喜好似乎跟現在不大一樣,不知道是否是當時民情保守及強大社會壓力的關係。

在此筆者要特別感謝Waldemar及Niko兩位熱心人士。筆者取得這字跡潦草的法文書信之後真是傷透腦筋。然而就在筆者有一次在逛街時,在路上遇到來自德國的Waldemar及其女友。筆者硬著頭皮上前詢問他們是否看得懂法文,他們雖然不諳法語卻熱心地答應筆者回德國時會找法國朋友翻譯。數月過後,筆者居然收到了來自Waldemar的回信,原來他們請了法國友人Niko翻譯了整篇文字。在此再次感謝他們的熱心協助。
Ownership InformationAcquisition Date: 2016-03-08
Comments
(size: 0 bytes)

Processing...

About |  Terms |  Privacy |  Contact |  Help |  語言:
Page loading time: 0.004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