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 DEMOMY,你的線上收藏展示櫃。你有放在抽屜內不知多少年的收藏嗎?為什麼不把它們貼上來與全世界分享?

台灣民主國獨虎票「米老鼠」偽票

偽票在集郵界算是司空見慣,也很少有集郵人士會去蒐集偽票。不過這套俗稱「米老鼠」的台灣民主國偽票卻是非常的有趣。其實早在臺灣民主國發行郵票時,許多外國的集郵人士就已經虎視眈眈地想要收藏該票,畢竟大家都知道連當時的中國都打不過日本,臺灣民主國的黑旗軍大概也撐不了多久。臺灣民主國能撐多久對他們來說並不重要,但是注定會滅亡的國家所發行的郵票,大家就很有興趣了,當時香港的報章雜誌就已經在密切注意臺灣獨虎票的相關訊息。熱門的東西自然就有人想要仿造,而這套「米老鼠」偽票就是當時的產物。

這套偽票特別的地方在於其出現的時間非常地早,在臺灣民主國還沒滅亡之前,這套偽票就已經出現了,相傳這套偽票其實是源自日本,而且其做工反而比真正的獨虎票還精細許多。這套偽票之所以會被戲稱做「米老鼠」,主要是因為上面的動物圖案臉上有一個「米」字圖樣,而之所以稱之為動物是因為根本沒有人知道上面這隻到底是什麼生物。既然不是老虎,那麼大概就是老鼠了,所以這就是米老鼠名稱的由來。真正的獨虎票只有三種面額,這套偽票卻有數種不同的面額,而且同一面額還有不同色彩的情況。上面的郵戳也是千奇百怪,有判金型、長方形及圓形等,甚至還有郵戳跟背膠同時存在的情況。當時人在台灣報導臺灣民主國起落的第一線記者詹姆士‧戴維遜(舊譯名為達飛聲、禮密臣或是大衛孫,James Wheeler Davidson,1872-1933年)提供了許多關於獨虎票的第一手消息,也可以算是當年臺灣獨虎票的權威。不過在他1903年所著的《福爾摩沙島的過去與現在》(The Island of Formosa; Past and Present)一書裡面所附的台灣民主國郵票插圖竟然就是這套偽票,算是變相的「官方」認證,由此可知這套米老鼠在當時已經是廣為流傳。


(《福爾摩沙島的過去與現在》書中所刊載...
繼續閱讀...  

早期蛋清照片 台灣臺北城之景

這是一張珍貴的台灣早期蛋清照片,背面有標註為「台灣臺北城之景」。可惜的是該照片的保存狀況不佳,筆者透過幾道簡略的影像處理,也只能還原出照片內容大略的輪廓。不過從城門的樣式看來,這張應該是如賣家宣稱的臺北城北門照片無誤。臺北府城於1884年(清光緒10年)落成,不過才經過了十年,台灣就割讓給了日本。而日本政府在1904年開始臺北市區改正並著手拆除城牆。這張照片最特別的地方並不在於尚未被拆除的城牆部分,而是保留了當年北門甕城的原貌。大多數的人大概會以為現存的臺北北門就是單純一道門,其實北門外面原本還有一圈城牆將北門圍繞住,所以要當時由北門進入臺北城是要先穿越甕城的小門再通過北門才算是入了城。從這張照片就可以看到道路進入甕城之後,並不是直通北門,實際上北門比甕城的門還要偏右了些。路上行人不是打傘就是戴著斗笠,看來拍攝相片時可能豔陽高照。路邊還可以看到電線桿拉著電線直通臺北城內。畫面最左邊還有一群戴著斗笠的人,或坐或站地在旁邊休息,斗笠上似乎有些裝飾,有可能是駐紮的清兵,可惜畫面不夠清晰。



(古今臺北北門的對照)

在這邊順便介紹一下所謂的蛋清照片(Albumen Prints)。蛋清照片顧名思義就是用蛋清(也就是蛋白)為原料製作而成的照片,是十九世紀中至末期(1855-1895年)的主流照片輸出方式。製作方法其實就是在紙張上塗上一層薄薄的蛋白液。蛋白實際上就是拿來當作黏膠做使用,蛋白可以幫助感光劑附著在紙張以外,乾了之後也稍稍有點光澤。當然並不是說當時的攝影師在拍照時必須先打個蛋,而是要輸出時才需要用到蛋白來製作相紙。到後期這些相紙都是由工廠大量製造後密封出售。要沖洗相片的時候,將蛋清相紙置於底片下方再曝光就可以成像。跟後期照片不同的是,蛋清相紙本身非常地薄,加上蛋液凝固之後沒什麼彈性,所以蛋清照片幾乎都是被裱...
繼續閱讀...  

1946年美軍在台灣首次設立軍事郵政單位(APO)之實寄封

這是一封1946年由美軍軍事郵政單位(APO,Army Post Office)911寄至美國加州長灘市(Long Beach, CA)的軍事郵便。軍事郵便這一詞實際上是日文漢字,中文應該是軍事郵件,連中文維基也沒相關詞彙,所以筆者就只好先使用日文漢字。不過從中文維基欠缺相關條目的事實來看就可以知道目前有這項機制的國家並不多。軍事郵便顧名思義就是在軍事行動中,供軍人使用的郵政服務。當然這算是現代而且具一定規模的國家軍隊才會有的服務,尤其是現在仍時常到處出征的國家並不多(大概就美國而已),自然也就比較少機會用到這類的服務。

由於這算是一種軍人福利,一般來說戰時的個人信件都是免費的,就像這封實寄封上面就沒有貼郵票,直接用手寫上免費(Free),郵局一樣銷戳。不過也因為軍事行動常牽涉到機密,所以通常軍事郵件的發信地都會以編碼來代替實際發信人的地名。對大部分國家而言,戰事均屬於短期並地域性的軍事衝突,這種情況下,軍人家書的還算單純,不需要特別去費心編碼寄送。不過如果是長期乃至於地域廣泛的軍事行動,有系統的編碼就有其必要性。以二戰的日軍來說,編碼是以其服務單位的長官姓氏來區分(有興趣的讀者可以參閱筆者的二戰日軍軍事郵便收藏)。中華民國國軍似乎也有類似的軍事特種信箱編制,是以該部隊駐在地之行政區來區分,不過好像沒有在實戰上真正使用過(因為二戰跟國共內戰時,中華民國國軍幾乎都是邊打邊撤退的關係吧)。

美國可以說是目前軍力最先進且強大的國家,美軍所使用的軍事郵政系統自然也更為嚴謹。美軍戰時不同的單位都有獨立的軍事郵政單位(APO)編碼。無論是寄件人或是收件人只要寫上該單位的軍事郵政單位編碼跟人員姓名即可,非常簡便。最有趣的就是該編碼並非固定的,而是會隨著時間以及該單位所參與的任務而變動。對寄件人而言,她只需要知道將信寄到A...
繼續閱讀...  

1898年福爾摩沙烏龍茶實寄封

這封由班奈•史隆公司(Bennett Sloan & Co)於1898年10月15日寄出的信封。當然最特別的就是左上角大大的「福爾摩沙烏龍(Formosa Oolongs)」以及著名的星月標誌,班奈•史隆公司的名稱反而被放在左下角,猛然一看還以為是一間名叫福爾摩沙烏龍的公司所寄出的信件。班奈•史隆公司是位於紐約的一家茶葉及咖啡進口商,該公司在十九世紀末期應該是福爾摩沙烏龍茶在美國最大的經銷商之一。由這信封可以得知當時福爾摩沙烏龍茶不但在美國名聲遠播,甚至被當成經銷商引以為傲的明星商品。不過在二十世紀初的班奈•史隆公司文件上就找不到福爾摩沙茶的蹤跡了,不知是否跟日本政府來台而導致他們的代理權生變有關。

順帶一題的是這信封上的收件地址為「Wing Station, New York」。如果按字面直接去搜尋的話,只會找到一家炸雞店,這是因為「Wing Station」已經不復存在,現今的位置是靠近為於紐約州多佛(Dover)市的「Harlem Valley–Wingdale station」車站。不過從老地圖上仍然可以看到「Wing Station」的蹤跡。...
繼續閱讀...  

1889年美國福爾摩沙茶葉進口商發票

這是一張班奈•史隆公司(Bennett Sloan & Co)於1889年7月23日所開立的一張發票。班奈•史隆公司是位於紐約的一家進口商,專營茶葉、咖啡、香料、雪茄及煙草等商品。這張發票所開立的內容也平平無奇,不過特別的地方就在於這張發票的信頭。信頭的左上角繪有一茶葉箱,上面標有「B.S & Co No. 1 Extra Choicest Formosa(班奈•史隆公司第一特選福爾摩沙)」。由於班奈•史隆公司所經營的項目種類繁多,從這個信頭來研判,福爾摩沙茶葉應該是他們重點經營的項目之一,甚至有可能是獨家代理商。

值得注意的是茶葉箱上面還標有「Via Suez Canal(經由蘇伊士運河)」。現在如果台灣的貨物要海運到美國東岸,通常就是橫越太平洋之後再穿過巴拿馬運河北上到達美國東岸,不過巴拿馬運河是在1914年才建成,所以這信頭正好說明了當時產自台灣的茶葉是風塵僕僕地經由東南亞,穿過位於埃及的蘇伊士運河再橫越大西洋到達紐約,可以說是繞了地球將近三分之二圈。當時並沒有什麼真空捆包,所以為了避免茶葉在漫長的海運途中受潮,這些茶葉箱的內部四周還會墊有錫箔片來防潮。...
繼續閱讀...  

十九世紀福爾摩沙烏龍茶宣傳用湯匙

這根不起眼的鍍銀小湯匙,上面卻打有「Formosa Oolong Tea(福爾摩沙烏龍茶)」的字樣。很明顯的,這是用來宣傳福爾摩沙烏龍茶的宣傳用品。要知道這根湯匙的背後是誰負責出資製作的,首先就要先推定它的年份。這根湯匙背後印有了「Rogers & Bro.(羅傑斯兄弟)」字樣。羅傑斯兄弟創立於1847年,主要是生產純銀及鍍銀餐具,但是於1898年被「International Silver(國際銀具)」併購。被併購之後的產品都會被打上「IS」,也就是「International Silver」的縮寫。因此我們可以推算出這根湯匙的製作年份不會晚於1898年。由於台灣是在1895年割讓給日本,日本政府不大可能在短短三年內就已經有這麼完整的烏龍茶行銷配套措施及預算的情況看來,這根湯匙應該是出現在甲午戰爭發生之前,而當年的清朝政府更不可能花心思去經營什麼海外烏龍茶市場,所以這根湯匙應該就是美國的經銷商為了推廣福爾摩沙烏龍茶所自行製造發行的宣傳品。

其實這根小湯匙正是十九世紀末期台灣烏龍茶在美國風行的一個重要證據。一般來說通常只有政府為了推廣地方特產才會以產品名稱作為宣傳商標,可是這根由私人出資製作的湯匙上面並未打上經銷商的名稱,完全就是以宣傳福爾摩沙烏龍茶為目的。由此可見這根湯匙應該是由美國市佔率極高(如果不是獨家也有可能是合資)的台灣烏龍茶進口商所製作,甚至就有可能是與英商杜德(John Dodd,1838-1907年)接口的紐約經銷商所製作。就算以今天台灣烏龍茶的行銷預算來說,在美國贈送湯匙來推廣台灣烏龍茶可能都是不切實際的作法,因為不符合經濟效益。現今的美國大眾市場的飲茶習慣對台灣烏龍茶可能接受度不高(除非將茶葉發酵成紅茶),贈送湯匙能換來的消費有限。但是很顯然地在十九世紀末期並非這麼一回事,也就...
繼續閱讀...  

1450年中世紀泥金裝飾手抄本時禱書頁

這張洋皮紙是取自於1450年時禱書(Book of hours)的其中一頁。時禱書為中世紀基督教徒的祈禱書,內容大多為祈禱及詩篇的讚頌文。時禱書最大的一個特色就是其內頁充滿了華麗的裝飾,這種書頁在古董界有個專有學名:「泥金裝飾手抄本(illuminated manuscript)」。泥金裝飾手抄本通常是以羊皮紙為材料。羊皮紙如其名就是以羊或是牛的皮,乾燥之後經過拉平及打薄的工序所完成的紙張。這種羊皮紙比起一般由植物纖維製成的紙還要堅韌耐久許多,所以歐洲許多重要的書籍或是文件都是使用羊皮紙來書寫,像英國就規定國會法令必須要寫在羊皮紙上,儘管這項規定已於2016年廢除,目前英國國會仍然繼續使用羊皮紙。不過其缺點除了厚重以外就是造價高昂。一本聖經可能用上上百隻牛羊的皮都還不夠,可以說整本書都充滿牛羊的血與淚。

泥金裝飾顧名思義就是頁面上有使用泥金,從這張頁面就可以很明顯地看到上面有些字母有使用金色的圖裝,這些都是用金粉加膠之後書寫上去的裝飾。除了句首字母以及句尾段落以外,有些甚至連書頁周邊至插圖都用華麗的色彩加以點綴,可以說是中世紀歐洲藝術精華的展現。當然這些華麗的時禱書在當時除了教堂以外,只有有錢人或是貴族才有辦法負擔得起。中世紀泥金裝飾手抄本存世量不少,在現今西方古董界是一項熱門的收藏項目,不過價格高昂,跟宋版書一樣,幾乎都是以頁為單位在販售,一頁數百美金以上,只有在頂尖拍賣行才有機會看到整本出售的例子。很多基督徒會特意購買含有他們喜歡的聖經字句或是讚美詩的書頁,將之裱框起來當作裝飾。這也是為什麼歐洲語言的時禱書頁成交價大多高於中東語言的書頁。令人好奇的是儘管東方社會對西洋古董並不陌生,基督及天主教徒也不少,但泥金裝飾手抄本在東亞卻是非常冷門的古董收藏項目。

當初筆者下標時,拍賣公司有說明這書頁內容是...
繼續閱讀...  

法國「Guérin-Boutron」世界風貌系列巧克力收藏卡,含「福爾摩沙(Formose)」

這些巧克力收藏卡是由法國「格林布統巧克力廠(Chocolat Guérin-Boutron)」所印製。格林布統巧克力廠創立於1775年,為法國最早的巧克力工廠之一。原本為法國排名第一的巧克力品牌,不過該廠於1942年結束營業。一直到2016年才又由比利時公司出資將格林布統巧克力這個品牌買下來,不過目前為止尚未推出任何該品牌的產品。

格林布統巧克力是法國第一家採用收藏卡行銷手法的巧克力公司。筆者手上這五張亞洲各地風貌的收藏卡為:布拉赫馬普爾(Brahmapour)、福爾摩沙(Formose)、河內(Hanoi)、南京(Nankin)及河內港(Porte S’Hanoi)。可能是因為屬於早期的巧克力卡,不像比較後期的收藏卡,這些卡片上面並沒有任何註解,背面也只是簡單地標註了一些廣告標語及公司地址。福爾摩沙這張卡片可以說非常的不倫不類,右半邊有叢林中航行的獨木舟,左半邊則是新式蒸汽輪船以及舊式木船。中間手持圓扇的人物更是奇特,上半身似乎是西式風格打扮,下半身則是寬鬆的和服加木屐。要不是左下角有加註福爾摩沙,光看卡片上這些毫無特色的圖片還真的猜不出來到底是描寫哪一個地區。幾乎可以說是為了要發行一張以福爾摩沙為名的卡片而硬製作出來的感覺,而筆者當初也是為了那一張卡片上的福爾摩沙字樣硬是將這批卡片買了下來。

這個系列收藏卡應該是介於十九世紀末至二十世紀初所發行的,雖然無法考證確切日期,不過圖中人物應該是1895年日本擁有台灣之後才有可能出現的打扮。由於格林布統巧克力最膾炙人口的巧克力收藏卡系列為1903年發行的世界名人系列,所以這套的發行日期應該不會晚於1903年。澳洲國家圖書館的推估年份也是1900年。...
繼續閱讀...  

1635年《阿拉伯及東部鄰近地區的法律、禮儀、神聖與世俗習慣》

這本《阿拉伯及東部鄰近地區的法律、禮儀、神聖與世俗習慣》(Arabia seu Arabum vicinarumq[ue] gentium Orientalium leges, ritus, sacri et profani mores, instituta et historia)為早期少數西方關於中東地區的相關研究文獻。最早是約翰內斯•揚森紐斯(Jan Janssonius,1588-1664年)於1633年所出版,不過本書為威廉•揚松•布勞(Willem Janszoon Blaeu,1571- 1638年)於1635年出版的「再版」。本書內容與1633年的初版可以說是一模一樣,就連版權頁的人物也是如出一轍,差別只是一個向左跟一個向右而已,不過這個「再版」的頁數(247頁)倒是比初版(297頁)少了五十頁,並不是內容經過刪減,而是排版更濃縮的緣故。

這本書的主要用途在於提供給當時想要到中東經商的歐洲人一些關於中東當地風土民情的概觀。實際上書中內容是由六位不同的作者的作品所組成:

第一部是加布里埃爾•西奧尼塔(Gabriel Sionita,1577-1648年)所著的《東方城市宗教及禮儀簡介》(De nonnullis orientalium urbibus, nec non indigenarum religione ac moribus, tractatus brevis,pp3-80)。
第二部是克里斯托夫•理查(Christophe Richer,1514-1553年)所著的《土耳其、阿拉伯及其他教會民間和政治機構的道德觀:為何穆罕默德會被眾國的陌生人追隨》(De moribus atque institutis turcarum, arabum, aliarumque, quae ...
繼續閱讀...  

島嶼系列「福爾摩沙(Formose)」法國巧克力收藏卡

這張「福爾摩沙(Formose)」的收藏卡是由法國「艾格貝爾巧克力廠(Chocolaterie d'Aiguebelle)」所印製。1137年一群僧侶在多菲內(Dauphine)與普羅旺斯(Provence)的交界處創立了艾格貝爾修道院,之後該院在1868年創立了艾格貝爾巧克力廠。1941年的時候,因為二戰物資運送不易,艾格貝爾決定在摩洛哥增開分廠來解決砂糖及可可無法運送到法國本土的困境。位於法國本土的艾格貝爾巧克力廠於1978年結束營業,反而是位於摩洛哥的分公司至今仍持續營運。

這張巧克力收藏卡是屬於艾格貝爾的「島嶼(Les Iles)」系列收藏卡,該系列顧名思義就是介紹世界各地的島嶼,所以身為一大島的福爾摩沙也被收錄在內。卡片的封面是打狗港(Ta_Kao,今高雄港),應該是以名攝影師約翰•湯姆森(John Thomson,1837-1921年)拍攝的打狗港照片為藍本所繪製的。右上角為福爾摩沙地圖,不過上面的地名皆是漢語譯名而不是日文譯名,有可能當初所參考的仍然是十九世紀末的老地圖。右下角男子的頭像理應表達出福爾摩沙住民的特徵與服飾,不過看起來有點不倫不類,尤其男子仍然留著清朝剃髮留辮的髮型,明顯不合時宜。

卡片背面印有福爾摩沙的簡介,內容說到福爾摩沙1895年之後為日本所有,與中國的福建省隔著福建海峽相望,居民以中國移民、生蕃與熟蕃組成。島上河流眾多、土地肥沃,出產米、麥、糖、茶、樟腦、蘆薈、香蕉、竹子等,四大港口分別為:臺灣(Tat-Ouen,臺南舊稱)、打狗、淡水及基隆。這張卡片的確切發行日期已不可考,不過整套島嶼系列卡片的發行日期是介於1910至1930年之間。如果要進一步縮小範圍,由於簡介中有提到福爾摩沙的總人口為三百三十萬人,依日本政府於1915年所做的人口普查總人口為三百四...
繼續閱讀...  
關於 |  條款 |  隱私 |  聯絡 |  幫助 |  語言:
頁面載入時間: 0.003 秒